上一主题:地产圈二三事
下一主题:中国房地产的过去、现在与未来
返回列表 发帖

地产圈有多乱?(共二十章)

第一章
娱乐圈、金融圈、地产圈,三大乱圈。
相比娱乐圈爆出来的瓜多,金融圈会好很多,只是时不时给吃瓜群众来个超级大瓜,比如本月初,我们身体力行数十载,始终勤奋耕耘的顾行长坦白,在为人民服务的同时,体恤员工,毫无怨言为女下属服务,累计人数32人。
地产圈的瓜有多大多隐蔽,外界只能通过想象,大概猜个一二。
我们今天就来说说这些发生在身边的事,这些男男女女的事。

故事的开头,我们先从一家闽系房企说起,融X,为什么从这开始?这几乎是天机Sir接触过的,关于男男女女那些事最复杂的一家了,当然,并不是说其他房企内部就没有此类事件。
这家房企,从老板早期和女下属(某项目操盘手)生了个私生子开始,企业在这方面的风气就没正过。天机Sir选2个代表人物说一说。
J女,闽南区域营销负责人,业内人送外号“躺赢”,意为躺下就能赢。躺赢先后躺倒了闽南区域原总经理和副总,猪(朱)先生和龙先生,此后在区域,再无敌手与压力。猪先生后来离开融X,转投另一家闽系房企融q,任合肥区域总经理,上个月升任集团运营负责人。
J女石榴裙下男士二十余人,上至集团,下至项目,跨区域也是常有的事。
原同省不同区域,如今调任广州的夜店小王子余先生,在与女友临近订婚的情况下(后来分了),曾三番五次拜倒裙下。
闽南区域一项目案场主管,和J女几番云雨之后,神魂颠倒,在妻子刚生下一子的情况下,毅然决然与妻子离婚,要和J女在一起,被J女抛弃。
不幸的是,在2018年房地产市场大冷的情况下,向来躺赢的J女,躺输了一次,离开融X,去了另一家闽系房企旭H,后来的事,天机Sir就没追踪了。
W男,融X上海区域某项目负责人,有家室,怕老婆,已有2子女。
W男原在福州,后调上海,身宽体胖,爱好泡夜店,开房,换小女友比换衣服勤快,上至三十少妇,下至十六中学生,来者不拒(一点也不夸张)。常以去南京、青岛等地出差、加班为由,在外快乐逍遥。家中老婆上酒店堵门口抓奸是常事。
2019年初,W男和妻子离婚,一个月后,准备娶一小姐(是真的卖肉的小姐,做“肉制品进出口”贸易的那种,不是尊称),亮瞎眼的骚操作。

很多豪宅的女销售们,最终要么嫁给了豪宅业主,要么单身许久脱单不易。
X女,闽系房企金H一豪宅项目销售。有业主林女士,待她如亲姐妹,见X女一人在城市生活不易,常招至家中,煲汤做饭,给X女以家的温暖;手把手教X女赚钱,有财路也不忘拉她一把,堪称闺蜜典范。
X女是有野心的人,在林女士在关心关照下,知恩图报,在林女士不知情的情况下,把自己当礼物送给了林女士的丈夫,照顾他的生理需求。最后干脆直接代替林女士,把他变成了丈夫。
有三观不正的闽系房企S盛豪宅操盘手以X女为榜样,常鼓励项目的女销售们,要像X女一样,懂得上位,嫁入豪门。三观尽毁。


有一些随波逐流主动出击的江湖老手,也有一些被骗枉成小三的小白。
C女,北派房企片区营销负责人,外貌协会,只要仔靓来者不拒,巅峰期存在复杂无比的六角关系,先后人流五次,爱泡吧,几乎烟不离手,天机Sir一番深扒,粗略统计,有名男士不下20人,其余未知名者不计。
T女,粤系房企万X某豪宅项目销售,与业主W先生达成包养协议,协议两年,卖房同时,兼职小三。协议满一年,W先生的家人寻上售楼部,一场女人们的拳打脚踢不可避免地发生了.....
M女,闽系房企泰H某豪宅项目渠道,在知晓客户D先生已有家室的情况下,仍与D先生巫山云雨,第二天,东窗事发,D先生家属闹事,M女被劝退......
......此处省略三千个案例
这是一个相对比较势利的行业,这是一个清者自清、浊者更浊的行业,很多事情只要不被扒,一藏就是许久,往往事发之后,很多人才会惊诧于平日相处的同事是如此人物。
上述多为女性,很多人会问,是不是对女性有什么偏见?其实不然,男性很多也不是省油的灯,往往有女下属主动送上门,比如朱先生龙先生,比如泰H的薛先生。

地产圈,三大乱圈中,最为隐秘的一个圈。江湖有它的传说,但它很少现身江湖。
时间匆匆,我们下期再会。下期,曝某豪宅项目大额偷税漏税。

 

第二章
前言:最近几天,天机Sir遭遇几位当事人的各种公关,软硬兼施、威胁恐吓、掏钱收买等等。要说最不可能被公关的,那天机Sir是其中之一了,哈哈。后台收到的绝大部分都是大家的鼓励。
继上篇《地产圈有多乱》后,临时决定更新篇②,原计划更新的文章推迟至下期。
今天,说一说房地产行业区域总、城市总、HR总、营销总、销售主管和销售几个事。

今天的故事,先从一个牛掰的女销售说起。
央企房企JM,旗下有府系和悦系俩产品线,某区域总助兼俩城市总经理Y先生,已有家室,有儿有女,江湖人称B总,贪财而好色。
在一个屡次被媒体报道房价腰斩的城市,JM落地的项目中,有一女销售T小姐,业内也是很知名的“Bus”,项目未开时,B总常下项目巡视,毕竟大环境不好,集团和区域给的压力还是很大的。就这样,机缘巧合下,搭上了T小姐这辆Bus,并成功包养。
自此,有了总经理B总的支持,T小姐的权势滔天,在售楼部呼风唤雨,想开除谁就开除谁,项目营销负责人、经理(转正最后一天被辞退)、主管,先后被T小姐开除了,这么牛掰的操作,地产圈不多见,就像一个小村民,开除了市长一样的骚操作。凡是对T小姐有点不是,第二天准收拾包裹走人。
后来,T小姐被调往番禺JM,没有了背后的光环,水土不服,便辞职回原城市,B哥给她开了个活动公司。
B总为T小姐买房买车开公司,支出巨大。央企的薪资待遇并不高,审计不打算查一查?天机Sir手中有部分资料,欢迎该房企审计来取。

上篇一语带过的闽系房企SS,闽南区域总YX先生,一表人才,看起来一身正气。
X先生已有家室(妻子系原闽系房企RX成本总、现就职国企GM),怎么看都是神仙眷侣的一对。
多位曾面试该房企闽南区域中高层女候选人爆料(有X先生与女候选人聊天记录为证),X先生喜欢玩刺激的,常半夜叫女面试者们去酒店房间聊聊,一旦女面试者拒绝,就会有人帮X先生传话:只要去了房间,该房企闽南区域随时可以进。
这类潜规则,吃瓜群众们常有耳闻,也就不多说了,举个典型说说就过。

再来说说老牌闽系房企SM,该房企曾杀入十强房企,近些年又在奋起直追。
在海西区域,有两个核心城市XM和FZ,简称X和F。有和不知妻美的两分钟先生强哥一般的花花公子P先生,在X城的房企SM旗下某璀璨系项目就职,该项目除自销团队,还有一全国大型房地产代理商ZY。
正值P先生贤惠貌美的妻子孕期,P先生与该代理商一L姓女子搭讪上了,并告诉该女子,自己单身,致L怀有身孕后,方得知P先生已有家室,身心受创(大家不要问受害者是谁,谢谢,基本做人原则要有)。
如果此后能改,那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可惜,打开了潘多拉魔盒的P先生,自此一发不可收拾,在同城该房企旗下另一知名产品线GF系项目中,又勾搭了另一女子。
后来,P先生调任F城任销售经理,后升任营销总。夫妻异地,更是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欢乐的鸟儿频频光顾着物业、代理商的女孩子,一路走一路偷吃。
对于此人,天机Sir只想看到结局。

再说说售楼处那些刚入行的地产小白们。
闽系房企TH,有校招生H芯生、H苗生,这些年该房企招了不少年轻貌美的女员工,并常做宣广,例如“空姐预备学院XXXX”诸如此类的。
有一些自以为聪明有手段的女校招生,好的不学,专门学坏的。在福州城的某项目,有L小姐等人,够不上营销总和经理,转身同时勾上了两位有家室的男销售主管,开房记录不是一般多,后来其中一位男主人公察觉异样追根究底查出问题,此事才被另一男人公知晓。
姑娘,我劝你从良,哈哈,在学校学习是不是优,天机Sir不知。至于两位男主人公,好自为之吧,其他的,天机Sir表示,无FxxK可说。
至于另一闽系房企RX旗下市区台江区知名项目的那女销售和男主管,好自为之,说不定下期就点名你们了。

想了又想,决定写一写房地产行业的面试官HR们。
一直以来,大众和企业都关注营销、招釆这些贪腐领域。殊不知人力部门才是躲在背后,躺着贪腐。一个小小的招聘主管,在收取猎头顾问推荐的候选人简历时,公开索要红包。猎头顾问不给,收了简历后给猎头顾问就反馈几个字:不匹配、不合适。有些男性HR暗示女性猎头顾问性贿赂。职务高的HR收受侯选人钱财,背调时帮助侯选人造假。还有让侯选人给HR回扣,HR帮候选人把薪资谈高等等。
可以说HR是企业中最烂的源头。他们自己都烂了,你能指望他们能招到专业好、品德好的人?
曾有面试者遭遇HR总监口头暗示要给红包,然而面试者没有给,于是,在终面时本来应该是总裁面试,HR总便安排了一个总监去面试该候选人(就像省厅被县局面试一样,差距辣么大),成功把该候选人拒绝掉。
HR告诉该候选人,总裁临时有事出差了,结果总裁就在隔壁会议室开视频会议,后来另外一家猎头公司推荐另一个候选人去这个企业面试另一个岗位,也是经历了同样的遭遇。
该HR之前在做招聘经理时,因为索要红包、回扣,被猎头公司实名举报,遭原公司劝退,但地产行业的HR太好找工作,进入门槛低,专业差。跳槽一次,就收入和职位上升一次,于是,顺利进入现企业,升职做了招聘总监。
某十强房企总裁与天机Sir私下闲聊时曾说,HR们是入口,却整天只会弄一些985、211、地产前20强这些又空又虚的招聘条件去忽悠老板。导致整个行业中一方面企业招不到人,外面很多匹配的人才又进不去,长期恶性循环。他们就好签约更多的猎头公司,好获取回扣。HR工资以外的灰色收入,还不比营销、招釆这些板块少。因为没有人关注他们,他们是躺着、偷笑着、没有风险的挣钱
再这样下去,地产行业快毁在人力手中了。长期下去,会造成地产行业越来越乱,地产公司因为HR为了谋些私利而设置的招人条件招不到人,另一方面,也会造成很多有能力、有经验、有品德的地产从业人员找不到工作而失业。
例如:重庆HS地产31岁的人力总监L姓人士,把签约猎头公司推荐的候选人全部毙掉。回复猎头公司说:他认识这些侯选人,他来联系。结果全部推荐自己私下勾起的猎头公司推的候选人,私下拿回扣。还在老板面前邀功,猎头公司推荐的侯选人都不行,这些人都是他费尽千辛万苦为公司找来的。
重庆X信的人力总黄先生,后来去LG地产任人力总。今年5月份被移送司法机关,因为帮助侯选人简历造假,私下找候选人要回扣,帮助侯选人把薪酬谈高。HR行业,存在大量索要回扣、和局部约女性猎头顾问开房等问题。
另一典型案例,是闽系房企TH和RQ,都有HR总帮候选人谈高薪资拿回扣问题,天机Sir手上只有部分证据,涉及以上两家房企。

最后,审计问题
部分房企的审计做得很不错,如闽系房企RQ等,但也有一些房企的审计,沦为个人谋私工具,如闽系房企ZR、RX,大量存在容易被收买、以权谋私等问题。
这两家房企的老板生性多疑,怎么就没想查查自家的审计?营销线倒是三四年一清洗,特别积极。方向不对,努力白费。
你是企业的审查机构,愿你善良公正。
肆和伍因为熟人太多,不方便指出姓名,请大家多理解,愿回头是岸。
看到了太多这个复杂隐秘、利益纠葛盘根错节的行业灰暗负面的一面,有时会觉得心累,但想一想,如果能指出来,给这个行业一丝清明,又何尝不是这个行业的一个小小的进步?
天机Sir愿意一试。至于大家,就当吃瓜群众吧。

大开眼界,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第三章
今天首先想写一写,这十几年在审计岗履历所经历的、看见的一些事情的见解。原想写《拿什么拯救你?我深爱的房地产》,后因内容和事件都在《地产圈有多乱》这个系列中,所以合并了。
文章开始前,再次强调,天机Sir实事求是、客观描述、从不妄言。

再一次说TH,就算忠言逆耳吧。(没兴趣的可以直接往下拉,跳到贰)
这些天,说了好些TH的问题,其实不针对任何房企,实事求是阐述问题。从本质上来说,天机Sir觉得黄BOSS的TH+战略的高度和格局都非常高,战略非常好,如果能落地执行,那多元化战略有了主心骨,挺进十强房企也没有任何问题。
可惜,问题恰恰出现在执行上,所谓的中高层都执行歪了。大部分管理层各怀心思,没有几个人认真为公司着想。现在的产品,也越来越四不像,做得越来越不好,已没有三四年前那批做事的人的踏实做事、匠心精神。如今还有早期得益于高品质好口碑的庞大的老业主群体支撑着,可越来越差的产品和口碑,恶性循坏以后,老业主还会支持吗?
就像早期的LH,秦力洪、周德康、老房这些人,心思纯良、踏实做事、真心实意为公司着想,企业文化也特别好,有理想有情怀有目标有执行力,上下同心,造就了LH的一个璀璨时代。
几年前的TH也是如此,那些人特别踏实,每个细节都想得很清楚,设计部门根据地块、城市状况、认认真真因地制宜设计好产品,产品和品牌都是很好的。后来的这些人,职位级别水得不行,职业素养、业务能力不敢恭维,质量和进度都不行,不懂院子的精髓,也不懂原来的工艺,跟着画,套用也就罢了,关键是套都套不对,画个四不像还想走流量,都是做流量的人来操盘。
商业方面,福州的TH广场虽然不赚钱,但是整体的效果很好。北京和石狮的,直接做烂了。
行业进入资本时代以后,很多房企开始蒙头狂奔,然后开始陆陆续续出现问题。
早期的TH,职业经理人有问题,会和老板沟通。有多少项目,根据需要,招多少合适的人才。如今是先招聘进来再说,囤积人,再搞管理下沉,一番折腾,一帮闲人争权夺势,全是利益链。原来的华夏,如今的TH,人力都快成了行业笑话。
搞到如今,TH很多项目没赚钱,利润全到了这些人口袋(回扣等等),老板到处卖项目,职业经理人却怪老板不信任。可是,这样的职业素养,老板怎么信任?没授权都这样各种贪腐了,全部授权了,估计职业经理人都兼职当搬运工了吧?希望看到的那些当事人自己摸着良心(没有良心的就不说了),看天机Sir所说,有没有一句虚言。
终究是时代变了。

天机Sir常到重庆,每次到,都会去看看十强房企LH的项目,园林造景首屈一指,早些年为数不多的品质房企。
公司大了,拓展的新城市多了,蛀虫和害群之马也就出现了。
在福州LH,城市公司一把手,已婚男士G总居然把公司当后宫,在公司发展了好些个女朋友:C女,职位大提升。L女,职位提升三级,某板块bp。G总经常利用职务,对公司有姿色女下属进行施压,含策划负责人F女等人。G总曾多次要求营销总为其安排美女下属作陪。人家只是单纯上班,你却当人家坐台?
更搞笑的是,LH近期一大卖项目的营销经理,是个Gay,利用职务胁迫男置业顾问陪他睡。如若不从,就逼迫男置业顾问离职。
这年头,连男同胞做销售都需要冒着被潜的风险,还是同性,真是世风日下!

出事的房企XC,老W好女童,小W好人妻,业内皆知的事。
XC的审计刚刚破获一起贪腐事件,涉及人数远比被抓的少,只有稀稀拉拉的几个做了替罪羊被移送司法了。
经济强县晋江的XC某商业综合体项目,爆发大贪腐事件,因原操盘手Y先生,在贪腐案爆发之前,已离职去了近期刚上市的浙系千亿房企ZL,成了漏网之鱼。
在XC项目期间,Y先生引入两家渠道分销公司,渠道佣金高达10%以上,谈好回扣比例,把项目商业产品大量低价甩卖,以刷电商等形式,最快速度拿到佣金。个人分成净入千万,据天机Sir所掌握的数据和资料统计,在1300-1700万人民币之间。
贪腐案爆发后,Y先生归还了小部分贪腐所得,幸运躲过一劫。又不妨碍他在ZL以车位包销商铺分销等形式,继续捞金,如今的Y总,是个真正的有钱人。

大房企在庞大严密的监察体系下,尚且如此,小房企更是不堪。
泉州城东XX春天楼盘的营销总监w总,从省外调入该项目履职,各家供应商统一开口要回扣,不仅回扣还要先请夜总会,顺他心意的,广告大把的投,不顺心意的,签了合同都敢退回,在职一年半,竟然也把这一小项目投了七百来万广告,并与合作的活动公司女老板达成情色交易,最后赚的盆满钵满,调回省外前,买了辆凯迪拉克CT6,身心大满足归去。
泉州XX大观楼盘的F总,开了个夜总会,找他谈XX大观项目的广告,必须先去F总的夜总会消费,F总贪得无厌,因兼职拉皮条而闻名业内。
时间原因,长话短说,下期说一说一位经历了万达,世茂,碧桂园,阳光城的C总的故事。另外三位城市营销总和城市总以上级别的,初稿已码完,略作增删后,下期发文。
1

呵呵内行的

第四章
今天想摘几个瓜和大家一起吃,直接进入主题了。

由闽系房企开始,也将由闽系房企落幕,下期将进入其他房企。
2019年,8月21日,一枚青年才俊F总在集团相关人员向上海区域总裁反馈一些情况后,未等情况明了,先辞职为敬,准备追随先前的区域总裁去新公司履职。
上海区域总裁由该闽系房企老板90后的亲儿子担任,此前的区域总裁是南京LH的总经理L先生,L先生高徒不少,能力也出众。
值得一提的是,上海区域在该闽系房企内部,称为事业二部。事业二部于2018年初,由十多年的老骨干L总(后来去了闽系房企zj上海区域),换了新总裁L先生,不足半年,当时事业二部的管理层清洗过半,温柔式淘汰。例如事业二部营销总经理G先生等人,顶替G先生上位的,正式今天的主角F总,85后,胆大心细、思维缜密。一年半后,总裁L先生离职(几个月后去了深圳ZY上海区域做总裁)。随后,事业二部90后区域总裁诞生。
时值2018年初,市场寒意渐显,该房企在上还有一别墅项目,近百套库存,名B湾,项目已近3年未面市,因为限价等原因,与老板的销售价格预期相去甚远,于是,定下了先办产证,再经二手市场买卖,但仍由一手售楼部操办手续的方式,分销佣金约2%-2.5%
F总当时在G总之下,已有架空G总的迹象,可惜,G后知后觉,在F向老板取得底价(预售证批的价格单价约3.5万-3.8万+溢价,达成了老板的预期价,即底价约单价4.7万左右)之后,仍频繁插手过问项目情况,所以不幸的G总在几个月后就被换掉了。
由F牵头谈好的总代公司(独代)来签约该项目(老板书面签字,没有流程),对外分销佣金2%-2.5%全放,销售价在老板底价4.7万的基础上,继续加价卖,溢价部分资金进入总代公司和案场销售经理等人名下账户,事后由F总与总代私下分成。F先生将亲信放案场,全程把控,其他边缘人物一律放外围渠道。
所以无论该房企的审计怎么查(查了几次案场销售经理W先生),都查不出问题,因为关键时刻,W先生总可以把老板抬出来当挡箭牌:“我是帮老板收了一些溢价款,钱是经我账户没错”,这还怎么查?查自家老板不成?这没法查,也不要继续查了,白费力气,除非老板亲自授权。所以天机Sir前文说过,该房企的审计们,心很大,能力却不怎么样。
之后,南京、青岛等地项目陆续引入渠道分销公司,并私下谈好回扣,并有刷电商等行为(电商款可用于快速结佣)。在顺利捞得近千万之后,F总于昨日辞职,脚底抹油,溜之大吉,准备去深圳房企ZY上海区域投奔L先生了,预计一同前往的还有南京的城市总经理W先生等人。
天机手里掌握大把证据,期待该事件的后续发展。

讲了一段长长的真实故事,来个简短的大瓜。
网红闽系房企,TH上海区域原总裁L先生,在南京城市总经理Z先生失联之后,也受到了牵连,由天机Sir掌握的资料显示,L先生此前在华东大区的土地收并购、营销、工程等环节,有拿回扣等嫌疑,再加上与Z先生的案子有所关联。所以,可能要进去配合调查一段时间。
该房企此前多次登上天机Sir的天机榜,为问题最多的房企,从营销到采招办到人力等板块,几乎都有问题,囤积了高量级副总,却在搞管理下沉,可以预见,不出三个月,北京等区域的高管,又要上升集团了,预计又是一番动荡。
近期该房企在深圳、上海等区域大肆与猎头公司合作,招聘高管。回扣方式如下:1、候选人给纯回扣XX万,给你面见总裁或老板的机会,这个职位有机会归你,不给没法见。2、A君原市场价150万,HR总们帮谈到220万,溢价70万,五五分。3、第1和第2种方式的结合。
L先生在职期间,各类回扣等问题不小,希望审计好好查,不懂得可以来问天机Sir。
也希望该问题百出四处漏水的网红房企挺住,再撑三年。

今天的瓜比较多,所以第三个,就同时讲两个人。
故事就从BGY开始说起,C总和Y总发家之地,C总生性谨慎,少近女色,酷爱篮球等运动,Y总正义凌然,不禁女色。这对BGY兄弟的共同点:都特别爱财。
后来正义凛然的Y总,因为私下囤积十几套房源卖房号等贪腐问题,在庆功宴上被当场开除了,之后去了闽系房企RQ。RQ是一家各规章制度监察体系高度类似外资的企业,也是天机Sir发现的审计机构最有作为、贪腐情况最轻微的企业,毫不夸张的说,这一切的养成和创始人息息相关。
在RQ闽南区域,Y总通过外部的广告高价投放赚取回扣(如电梯位广告200个上报400就有200的回扣等,所有的回扣均以现金方式,常放于指定位置,如某辆车的后备箱,某茶室),在市场大好的2016年,囤积房源卖房号,轻松捞钱。原签约的广告公司却在后来一再背锅。手段之严谨缜密,天机Sir历经两年半,方才窥得其中门道。再后来,Y总在另一个项目尚未开盘前,几乎花光营销费用,引起集团审计高度重视后,跳槽去了闽系房企YGC。最后,Y总在YGC短暂停留,离职。
推荐Y总去YGC的,正是C总,C总从BGY离职后,去了闽系房企YGC,任闽南区域营销总,刚就职期间,有女WB(后来去了国企JF福州区域,此女有才),被C总视为拦路虎,千方百计除掉之后,多个项目开启包销分销模式,大量增加高于市场价的广告投放等,业绩不好一样赚钱。
后来,业绩真不好,被降级。如今,去了粤系房企MD(造家电闻名)。天机Sir掌握的资料显示,C在WD、BGY、YGC期间,捞金成了典型的人生赢家。年纪轻轻,不容易。
本想继续写第四个,一看时间,还是放下期吧,下期的大瓜一如既往的多,有老牌闽系房企SM的哈密瓜,有新晋浙系房企的大西瓜,还有粤系房企大区官职买卖的苦瓜,以及西南房企的黄瓜。别问天机Sir想吃什么瓜,雨女无瓜,我们下期再会(码完字没检查直接发文,有错别字后面再改)

第五章
昨天在南京取证,险些无法脱身,以后更要注意安全问题了。
今天码字比较晚,发文的速度也比较晚,往后文章全靠大家转发分享了,谢谢,天机Sir在实事求是不妄言的基本原则内,尽量如实阐述事实,至于评论,交给吃瓜群众们。

去年中旬,闽系房企ZR上市,去年底,完成全年冲千亿销售额的既定目标。
值得一提的是,该房企老板素来以多疑猜忌、刻薄寡恩闻名业内,上市之后,一起打拼十余年的肱股之臣H总裁、L总等,均未获得丝毫股权与期权。
去年下旬,L总发配去了边缘的产业集团做总裁,H总裁任期内的一大票得力干将陆续离职,老板的三个儿子陆续成长成才独当一面,三子争位,H总裁和如今老板跟前的大红人W总的高管之争愈发严峻。
今年6月,ZR南京城市总经理万先生被移送司法,揭开了其在2015年-2017年通过内部违规囤积房源,套利两千多万的事件。曾有自媒体爆料过,所以不再多说。
不为人知的是,贵为城市总经理的万先生也只是个背锅的,此前的南京公司,从一无所有到业绩破百亿,均是在他任期内实现的,再加上万先生素来狂傲,对集团上司和同事一向不谦逊,背锅也就不足为奇的。
今天要讲的故事,是还原一个真实的事件,天机Sir历时四个月,查清了事件的来龙去脉,知晓其中缘由。
事件的根源,要从限价开始说起。2016年至今,由于限价原因,备案价往往达不到开发商的预期,ZR在南京的三个项目润X、润X、润X也不例外。为了能顺利取得预期价格的预售证,ZR做了高低配,如均价3.5万,则三分一备案2.5万-2.9万,一部分备案3.3万-3.5万,另一部分备案3.6-3.8万,大概如此方式。把三分一低价房源用大量的购房名额内部销控吃下(再进入二手房领域卖3.5万起),其他的进入市场正常销售。如此一来,就实现了卖高价的预期。
如果事情办得顺利,那获利的几个人,全部都可以小赚几千万。不幸的是,老板亲自下令彻查,于是,万先生出事了。
故事从这里就进入了今天的主题,万先生出事后,没人再去留意大量低价内部吃下的房源怎么处理,连此前爆料的那家自媒体都没留意。
后来,一位先后履职上海国企十强房企LD、闽系房企XH、闽系房企ZJ的W姓女士,履职了ZR南京城市总经理。天机Sir挖掘发现,W总在ZJ期间,就拿了几块很有问题的地块,导致ZJ在南京如今一塌糊涂十分被动。
W总上报集团,如今的南京市场遇冷,建议按之前的预售证价格(单价不足3万)快速销售回款。得到公司的核准后,一家名为朗升的企业,买走了全部低价房源,转手挂到了另一家二手房中介,进入二手房市场,卖单价3.5万以上。
一来一回,以这批房源的体量来算,至少1.8亿元人民币的盈利空间。
前些时日,这批二手房在出货的时候,被F管局察觉异常。天机Sir也在几经挖掘后,发现了一些W女士的关系网。该房企集团的某总裁,不幸出现在名单上。事已至此,天机Sir也就没有继续追查下去。
最近该房企在公司内部成立了一个审计部门之外的稽查部门,如此一来,越来越有了明朝东厂与西厂的味道。要不,原东厂没查下去的案子,西厂去查一查?

烧脑的大剧之后,来点愉悦的狗血剧缓和一下紧张的情绪。
西南房企的领头羊十强房企LH,浓眉大眼,园林造景和产品做得有声有色风生水起,在闽地却尽出荒唐事,闽南的营销总W先生,人帅多金也多情,还有贤惠多智的研究生学历的老婆。
W先生喜欢去夜店夜总会,纸醉金迷的生活,很难摆脱出来。有一家代理商春H(这家公司涉嫌大量洗黑$,后续的文章会讲),该代理商的老板喜欢邀请开发商的管理层们去泡夜总会等,W先生也在被邀请范围内。
在河边走久了,鞋就湿了,W先生在夜总会,也湿了,遇到了一位小姐,俗话说一回生二回熟,自从一回生米成熟饭之后,W先生与该小姐次次都煮熟饭,熟饭吃多了,感情也就更熟了。小姐的懂事体贴无微不至,与研究生老婆形成了鲜明对比。
为了经常能吃小姐这口熟饭,W先生与研究生老婆离婚,娶了该小姐,如今,小孩都出来了,成为业内一段佳话。
无独有偶,同样是西南房企的LG,副总裁H哥的现任妻子,也是H哥把火车开出轨以后,结识的,在顺利与原配离婚,迎娶了现任妻子。
西南房企的管理层老脱轨,是不是和当地的地形地貌崎岖有关?

最近天机Sir查了太多桃色新闻事件,险些化身小黄文写手。
简单说几个小桃色,因为侦查对象咖位太小,天机Sir不想浪费笔墨详细爆料了。
例如,浙江温州,L城春feng楠溪项目,已婚的项目总和人力主管L女,不顾平日工作劳累,在透音效果极佳的宿舍,给同事们表演了七分钟的爱情动作片,因为叫声太大,导致同事们无心工作。
例如,昨天说到的C总和Y总,C总以贪财出名,Y总青出于蓝,财色皆贪。Y总全覆盖无差别打击,活动公司小妹、代理商、合作商等,只要是年岁不及四十的女的,都露出强烈的兴趣想试一试。在上期文章发布后,好多人对天机仅用不禁女色四个字一笔带过本该是八百个字的描述表示不满,有好几位天机Sir的女粉丝也表示曾受到了Y总的邀约和骚扰。天机Sir近日刚好在查询此事,已查明的有,三年前,Y总曾经致使某活动公司女职员怀孕,后掏钱私了,四年前,Y总曾与一位W姓女子在办公室....(此处省略八百个字)。两年前,Y总曾被某女子男友堵在酒店门口,后爬至窗外空调机位无果后,赔偿一笔五位数的金额私了。
时间缘故,闽系房企SM的瓜、闽系房企TH闽南区域的商业项目W女BUS、新晋浙系房企和粤系房企的瓜,就放下期。下期的瓜太多,正值收瓜的季节,天机Sir只能勤快码字了

第六章
开了一整天的会,拖着疲惫不堪的身躯,在众粉丝的淫威之下,瑟瑟发抖开始码字,以后天机只管码字发文,其他的交给各位Fans了
长话短说,直接进入主题。

在大多数人印象中,卖房的销售们可能是这样的:男生高大帅气西装革履,女生妆容整洁身材高挑,每天在富丽堂皇的大厅里,轻松谈着数百万的大生意。实际上,销售是这样的:算着上百万的流水,拿着三五千的底薪,笑脸相迎问咖啡还是茶,休息时抓紧面包配凉水。
房地产行业,资金密集型+劳动密集型产业,在整个产业链环节中,他们是最基层的一群人,一切都按照政策和开发商的意思来执行,只是一群执行者。
但是,如今的销售不仅要卖房,还要兼职背锅,甚至于坐牢,这家房企的做法和吴秀波同志有点相似。嗨,上班吗?坐牢的那种。
闽系房企F晟,抛去天机Sir手中的大量资料显示的产品质量、掌握AB公司左右手融资降低上市主体的负债率等一系列问题不谈,从企业成长角度来说,确实是一家飞速发展的房企。
有以收并购闻名的飞虎队,有以敢于高息收揽资金的投融部......一系列因素,造就了闽系房企FS的崛起,《易经》中说“亢龙有悔,盈不可久也”,大概意思就是步子迈得太大了,总会扯到蛋。高杠杆高周转遭遇遭遇去杠杆深水区,不仅导致了该房企上市一年账面亏损46.26亿,也导致了该房企去年下旬遇到的资金危机。
去年八月中旬,该房企在福州南通的一个项目,一群项目的销售被该房企调派的20余人社会闲散人员,集体限制人身自由,从晚上7时至第二天中午11时,被迫签下保证书,承认“收取差价”等违规销售均属个人行为,和该房企没有任何关系,涉及金额数千万,多名销售因此惹上官司,身陷囹圄。
据天机所取证显示,因为限价原因,该项目的备案价A低于预期销售价B,于是采取了和上一篇更文中南京ZR一样的手法,“高低配”备案,即在均价不变的情况下,三分二的房源备案价远高于备案均价,三分一的房源备案价远低于备案均价,高价的先正常销售,低价由内部销控,再加价销售(即溢价,不体现在房子贷款总价内,比如低价备案的单价8800元,加价3200元,即单价12000元),部分溢价款经销售账户,部分溢价款经指定账户,最后再进入该房企账户。
同一楼层不同单元的价差,比如01单元与02单元,最大价差达到了6000元每平米,其余的普遍在1800-3600元每平米。八月,业主维权事件发生,8月9日晚,在接到营销总通知开会不得缺席的信息后,销售们到达会议室并被限制人身自由,每个销售被分开带到不同的办公室,并被胁迫签下保证书。
8月11日,部分置业顾问通过网络曝光此事,8月12日,该房企旗下子公司即该项目主体公司回应称销售过程中出现的“价格欺诈,收取差价”等行为,属于销售个人行为,与开发商没有关系。一两个销售可能胆子大,一群销售都胆大包天,个个收差价,特别是女销售,这就太不可思议了。
前有吴同志:谈恋爱吗?要坐牢的那种。
后有闽系房企FS:嗨、上班吗?要背锅坐牢的那种。
按说企业做得也不小了,能不能有些担当?天机顺手查了下,2025年收入要超万亿元,拳打万科、脚踢碧桂园、屁崩恒大的闽系房企FS,2018年财年年报的慈善捐款20000元。闽系房企里倒数第一,很有担当。

天机的好友曾感叹,如今的世道艰难,世风日下,各行各业,都忙着割韭菜。一个人弱时身边皆是恶人,人强时身边全是好人;酒香也怕巷子深的时代。
想了又想,还是决定写一写,如今的自媒体大V们。天机Sir所做的每一件事,几乎都是吃力不讨好的类型,被威逼利诱人身攻击是总有的事,也牵连了一部分素不相识的人,替天机背了不少锅(欢迎联系我)。总有人问,你这样为了什么?,说实话,可能是可笑的一身正气,也可能是固执地想还行业一丝清明,或者心中侠义,怎么说都好。或赞誉或诋毁,本是硬币一体两面。
如今的自媒体大V,吃相太难看,为了变现,无所不用其极,做分销,做问题项目广告,替问题房企洗白等等。从早期的BGY金海湾、森林城市,到如今的柬埔寨等地,天机也曾去这些地方探访过,无一例外都是坑,巨大无比杀人不见血的坑,只不过坑的是消费者的血汗钱。
他们可以不看好厦门、南京、上海、北京、深圳这类核心城市,却对这类核心城市以外的环城市圈项目大肆推荐,自住都够勉强,投资就更是糟糕。
如自媒体大V真叫卢J,米Z等,在一个实际离厦门2小时车程,却号称直线距离半小时的漳州,包销了一个项目的几百套房源(赚佣金+溢价,佣金10-12%,跳点,差价一平米800-2000元不等,),大肆推荐给他们的粉丝们,收割韭菜和小白,真的是为了钱无所不用其极,良心不痛?不可否认,这项目很美,度假不错,但投资真的是坑,全国数不出三个能成为投资好项目的文旅盘。
更有甚者,收费十余万就公然替问题房企洗白,行业乱象,比比皆是。投资需谨慎,不要轻信所谓的自媒体大V,信息大爆炸时代,大家要有自己的判断。
再过三五年,大家会明白的。任何一个行业,都会分化,都有兴盛与消亡,学习这些大V的优点,看清他们的真实意图,不盲从。毕竟,从来很少会有无缘无故的好。

又到了每更吃瓜的时间,众人翘首以盼的就是这个吃瓜环节了。
这个瓜,天机Sir查了足足半年,取证环节就做了5个多月,多亏几位老铁帮忙,顺利完成取证。
在一次聚餐中,一泉州浦西WD广场业主酒席间聊起了小段子,八百字绘声绘色聊起了与某销售女(如今在TH负责商业项目的W)的故事,天机等人都嘲笑他吹牛不打草稿,不料这老兄真掏出手机打了几通电话,十来位业主陆陆续续到来,期间都说起了自己曾经与W女八百字的故事,更有一位年近花甲的款爷,拜倒在石榴裙下后,入手多间商铺。天机等一行人大跌眼镜,决定挖一挖这事。
这一挖,挖出来后里的一系列事件,即前文提到的TH贪腐事件等,也查到了TH的Xue先生常去白宫VIP玩乐,每次耗金至少数万,茅台冬虫夏草是标配等事件。
事件的突破点出现在W女的丈夫去营销中心闹事,W女在该项目,常与同为WD出身的Xue先生,时常有一些不该是男女同事间正常的亲昵举动,如分销大会上公然在角落摸W的臀部等某一天,W女的丈夫因男女间那些事至营销中心闹事,在W女劝诫下离开,期间,L先生等均卷入其中。该商业项目每套商铺这口回点数万至数十万,再加上分销回扣等,上下分成后,年入千万(X先生原为角美WD策划经理,因找供应商索要回扣被WD辞退),天机Sir掌握的部分分成收益数据来看,为3-4-2-1分割制。
写完这些事,不到2年时间,W女已从销售升至操盘手。期间绯闻不断,有些未曾证实的,天机一贯的原则就是不写,只写有取证部分的。
今天懒癌犯了,勉强码字,看得不过瘾的,下期继续,下期开始浙系、粤系的更新发文(闽系暂告段落,待取证完成,再更新发文,码字后没检查,有错别字后续再改)

第七章
天机Sir人到中年,体力精力都不如年轻时那般旺盛,正常工作之余,争取多码字,实事求是,从不妄言,只写有证据的事,不捕风捉影。

现在的大瓜,又大又多,都不知道拿哪个出来分享才好,索性随心所欲。
采用阿米巴模式的新晋千亿浙系房企Z梁,以下简称ZL,最近有点烦。对于ZL,天机Sir研究了三年半,毕竟阿米巴模式在中国的变异体(不纯正)还是很有意思的,中间经历了上市的几番波折等,都在意料之中,毕竟阿米巴模式有致命的缺陷(集团和区域存在约15%的重复计算率),财务很难理清,对于上市,这是致命的。再加上近些年销售额注水(花钱买排行榜)的事,那真实销售额真堪忧。
ZL烦什么呢?跟投的闹剧让它大出风头,明投退款不易,暗投退款全看心情,有的是一拖再拖,有的更是算成亏损无法退款了。今天吃跟投的瓜?不是
去年底今年初,ZL大张旗鼓成立的各种BG,全解散了,人多到ZL自己人都分不清,BG里的人都分不清,这家阿米巴模式房企的职业生涯时长几乎就是三四个月半年,在这里想找个靠谱的工作,概率和彩票中奖差不多。今天吃这个瓜?也不是
今天的瓜,是ZL沪苏区域总裁W总因为经济问题,被立案调查,暂时进去了。说起W总,也是该房企的风云人物,曾一度和如今的总裁H先生争高下,H总裁是谁?仅次于ZL集团老板杨,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天机Sir一年前就曾查过W总,奈何有线索,始终没有证据,后来是供应商那找到的突破口,W总在采招办、工程、营销等方面,吃了不下接近一个小目标的回扣(天机Sir仅有半个小目标的证据)。采购方面,以次充好,以少报多。工程方面收取回扣、安插马甲公司蹭工程款,营销方面指定分销包销等渠道商吃20%回扣,是常有的事。
至于结局,如果没人担保,W总可以确定就进去了,陨落了。,关系够硬有人担保就另当别论了。

本来不想继续吃闽系的瓜,因为吃多了,想吐,准备换个口味吃粤系和浙系,但有个夜店小王子不让,索性就简单一起吃个瓜。
市场大热的2016年,闽系房企阳光C(以下简称YGC)在闽南拿了个项目,被坑了。项目产品仅2类户型,户型是百闻不如一见的差,在接近完工的情况下,原业主以市场最高点的价位,卖给了YGC,之后该城市出台全国首个限购限售政策,后续又限价限签等,如今该项目持有两年半,以3万出头的价格在市场走量,保守估计,以该房企平均融资利率7.58%的情况来算,如今每平3.5万以内的售价,每平米亏损约3500元-4500元。项目亏损数以亿计。该房企的城市总经理L总在2018年已调任浙江。
天机Sir深挖一番,挖出了一家尽爱吹牛的四不像中间商(以下简称CH),CH的老板发迹史一并挖了,俗称掘坟。CH的老板L人称夜店小王子,金樽常客。早年出身蔚蓝集团,后自己创业,经营举步维艰濒临倒闭。
三年前,经线人牵头,L与项目原业主相识,等三方,在项目原总价基础上,加价1.5亿顺利成交后,双方瓜分,L的公司CH也附带地拿下代理权分销权等,收并购完成,L在公司群发红包两万元,并吹嘘赚了几个亿。与此同时,买了一部迈巴赫,租了财富中心的办公室,鸟枪换炮。
L对外常吹嘘自己政商关系很好,首富柯总是自己公司的金主。不幸的是,柯总负责投资的弟弟杰哥与天机Sir相识十几载,亲口坦诚并无此事。深挖之下,安溪、晋江等地的黑金流入CH的线索就曝光了,天机Sir手里有证据,不怕打官司,不懂法律也可以给你介绍个律师。
后来的CH开窍了,四处找项目做分销,刷电商,以A项目的电商款挪来B项目小规模垫佣。和另一家渠道商在泰禾闽南多个项目刷了数以千万的电商款,当然了,一样是给回扣的,天机Sir手里有详细表单。
L本人好大喜功,在多个场合吹嘘要做大,不以盈利为目的(企业不以盈利为目的都是耍流氓,去看看政治经济学对企业的定义:以盈利为目的的经济组织),上梁不正下梁歪,公司的人稀稀拉拉没有战斗力,在泉州创下了开盘业绩还不如花掉的营销费用多的壮举......不能过多打脸,不好,就此打住。
CH鸡团这个名字不好,败财,建议改名,体谅它的不容易,就**之美替它做个免费广告。

要说闽系的激进,旭H(以下简称XH)是不能不提的一家。要说贪腐,XH也一样是不能错过的一家。这几房企的老板中介起家,太能干,导致下面的人显得太平庸,当然了,这家公司的平台确实是个好平台。
且不说周先生从绿地带来的J总公然拿着POS机进场收茶水费;西安营销负责人WB贪腐被抓又获保释;年初皖赣的营销总W女,即庆王爷(女性)贪腐+背锅。庆王爷案的背后,有Y总的牵扯,再加上皖赣的业绩做得很不错,所以Y总顺利脱身。
今天说一说XH在天津城的营销总W的事。这个W总不是一般人,过着不一般的生活,2个老婆+2个小三,大老婆跟他结婚,二老婆给他生儿子,2个老婆和谐相处。这件事被W总视为骄傲,逢人就说,每次和媒体一起吃饭的时候,总喜欢通过这事吹吹牛,场面尴尬也不察觉。
W总在该房企多年,起初是写报告的策划,后来自己开了中介渠道公司,专捞自己项目的钱,借着前几年的市场狠狠捞了一笔。在上位做城市公司营销总之前,没有独立操盘的经验,是合作项目的负责人之一。上位后的W总又继续开乙方公司(活动、广告、代理、渠道等)捞钱,除了渠道公司外,活动公司、广告公司、户外公司,全都入股个遍。
除此之外,W总又把两个下属发展成了小三。一个从2.2级升到5.2级,而这个女子的职权是审计监管,本来应该负责内部审查的,结果成了W总捞钱最大的保护伞。一个负责把捞的钱合规化,另一个自然就负责帮W总捞钱,从项目策划摇身一变成项目营销总。虽然专业程度很弱,但很会帮W总花营销费,项目还没开盘,营销费就所剩无几,其中近一半进了自家口袋。
W总在公司也毫不避讳,排除异己,专给这俩小三上位铺垫机会,闹出很多笑话。直到今年,在W总的英明领导下,天津公司方方面面的业绩都混到了全集团最后一名,所有事情都暴露了。
XH天津城市总经理念在W总多年苦劳,意欲劝退,W总却主动找总经理谈了三个小时开除赔偿的问题,最后拿钱走人。W总不以为耻,还沾沾自喜,到处和过往老同事吹嘘,说自己捞着了。
W总捞钱数百万,如今频繁跑动各大开发商,准备做包销、分销了。(所有欠下的瓜,待取证完成后,都会一一补上)

第八章
近些日子,历经波折,此中曲折,就不一一说道了。
努力码字,把近期已完成取证的事,实事求是地描述一番。

有件事,是天机Sir重点在查的,三年时间,只完成了近3000万贪腐金额的取证工作,涉及人员众多,利益牵扯面广泛。
闽系房企TH闽南区域,原泉州营销负责人X总,现调任漳州,业内同行尊称他为X老板,天机Sir调取了两三家与漳州TH项目有业务关联的活动公司、广告公司、渠道公司等,发现了一些苗头。
暂且抛开牵涉面最广、金额最大的渠道公司等,仅广告和活动公司,涉及金额数百万。其中,屡次接手TH项目广告活动等业务的中正文化留下了一丝蛛丝马迹,此前X先生的姐姐XL芳,在2018年2月9日前,担任该公司法人。此外,另一家常接手TH项目业务的玛雅文化的法人,和X老板共同为玛雅投资的股东。
抛开漳州大量未取证查明的不谈,回头谈一谈此前的泉州城市已经完成取证的部分。
X总,是个狠角色。比起后面的这些事,此前他在漳州WD广场要回扣、潜规则那点事儿,真不算什么事儿。
离开WD广场的X总,去了当地的一家开发商,因为和董事长公子是兄弟,加上吹嘘的WD广场公寓商铺清盘业绩,直接从策划经理升至营销总监。后来那个项目,从项目总往下,一众中高层因为贪污等经济问题,全部进去了蹲号子了。而X总,当时卖了队友直接跑路,离开了漳州。
2016年,泉州TH营销部发生了大动荡,X总就是在这个浪潮中闪亮登场的。
16年4月,东海TH营销负责人换将。原负责人S总因为得罪了商业地产新上任的营销总C总,被打压逼走,C任命了他带来的亲信Q总作为东海TH负责人。
Q总,据事后人力背调,工作18年,换了无数家单位,竟然没有在任何一家单位转正过,在东海TH呆了短暂的3个月,7月份到了转正的节点,被当时的泉州公司总经理L退回商业地产。
C总拉不下这个面子,当时东海TH刚刚准备启动全民营销,这是C历尽千辛万苦搞成的,要重新安排个自己人。
时任泉州公司副总的T总,适时推荐了主人公X总。毕竟C总,L总,T总,Q总,X总同出WD系,尤其T和X还是漳州WD广场的战友,自然感情非同一般,于是,继Q之后,第二个没有经过背调的营销总监入职了。
2016年,6月,X总入职东海TH,当年T总引荐他给C总,X总做保,商业地产hr蓝先生给办的手续。而X总却喜欢吹嘘当年面试他的是如今任职大东海总裁的能人朱总,呵呵。
X总入职的时候,C刚刚在东海TH做了全民营销,当时东海的住宅余量不多,全是80平米两房户型,2016年的夏天,整个房地产涨潮的开端,全民营销已经满足不了胃口。于是,加价炒房。有多疯狂呢?某已离职的员工,想要买一套,置业顾问开口3万,并且很无奈的表示3万是卖一套房必须要上缴的部分,超出3万的置业顾问能拿50%(比如收5万,上缴3万,剩下2万置业顾问拿50%即1万块)。
住宅只有不到200套,卖了3个月没了,开始卖soho,渠道+炒房,当时X总为了坐稳营销总的位置,撒出去的也不少,和号称“散财童子”的T总在一起被感染了不少。也为了来日方长。
此前文章曾提到的W女作为贤内助,从工作到生活再到收钱再到分赃,安排得妥妥贴贴,这还不算,为了能够继续呼风唤雨,X总把她献给了L总,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她和L总有一腿(有X总在白宫玩乐时的亲口录音为证)。真是“同道中人”啊!
2017年的柳岩事件,花费200万,其中120万给柳岩团队,80万说是给了活动公司,而活动公司和他,在漳州时期开始合作,柳岩事件爆发以后,活动公司老板,跪在L总面前,求L总一定要帮帮X总。
最后的最后,这事也就不了了之。
整个东海TH,被业内所熟知的,是无论销售策划渠道,只要是X总看上的,都必须要得到,得不到怎么办,W女去教育,还是不行呢,那该滚蛋滚蛋。
关于贪腐,天机Sir所完成取证的数字,X总从渠道和活动公司还有炒房赚的,约3000万,主要的分赃通路就是L总,T总,X总和W女。
至于T总,也是个有趣的人,已有家室的情况下,又招惹合作方某女,该女士直接把儿子生下来回来找他,2017年的事,T总从TH离职,去了十强房企晋江LH,当然就天机Sir所知的T总的水平和尿性,是活不下去的,过了半年又回了TH。


此前的文章,曾说过HR要回扣的事。
不幸的事,再次发生了,姚员外的BN。上个月底,一个长三角形的朋友遇到了人力总找候选人要回扣。
该朋友通过了广东BN集团人力副总、专业分管副总等六轮面试。临近发offer 时,被人力总给卡了。私下与人力总沟通被卡原因时,才知道人力总要收侯选人10万元的入司费(也就是回扣)。
而BGY重庆公司人力总ZDH,重庆协X招聘经理ZX,MD重庆公司招聘主管CY,在重庆圈内是出了名的四大恶人,有时间天机Sir会详细写一写这四大。



一个营销副总C总,之前在温州XH地产,已婚状态把置业顾问的肚子变大了,然后不要人家。
又去了新晋千亿浙系房企ZL,后因为贪腐,提前辞职,底下的小弟都被审计抓去蹲号子了,2018年8月去了华鸿JX,面试女性的时候,喜欢在桌子下面钩别人脚。降级再被开除。
而C总,常常晚上10点多,逼女员工给他买水果送到家里,周末还让女员工去他家里给他做饭,C总喜欢在办公室睡觉,打呼噜打的整个售楼部都听得到。
闽系房企SM,现泉州城市发展部门现总监H总,在石狮SM的一个大项目,当时为售楼部营销副经理,联合自己手下L先生对售楼员进行管控,实现统一说辞,每卖一套房子,认购后通过对外输出可以老带新每套减3-30万不等,之后然后让客户给一半回扣。
在审计注意之后,H总又将目光转移到例如帮工程房卖房,收取8%左右的返点,保留房源,尾盘加价卖给其它客户,收取高额费用,包销车位,包销商铺等等。在外,安排自己人负责将售楼部的客户导出来,再通过中介再导进售楼部(内客外导),赚分销佣金。之后,陆续在SM泉州城市发展公司安放了几个自己的亲戚做事。H总由此相当富有。

返回列表
法律声明